[20-May-2021 02:50:38 America/New_York] PHP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lass 'Powerkit_Module' not found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12 Stack trace: #0 {main} thrown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 on line 12 [05-Jul-2021 20:48:03 America/New_York] PHP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lass 'Powerkit_Module' not found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12 Stack trace: #0 {main} thrown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 on line 12 [26-Jul-2021 16:57:59 America/New_York] PHP Fatal error: Uncaught Error: Class 'Powerkit_Module' not found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12 Stack trace: #0 {main} thrown in /home/modbilly/lostep.com/wp-content/plugins/powerkit/modules/class-powerkit-custom-fonts.php on line 12 真實喪屍襲擊記錄 – LOSTEP

真實喪屍襲擊記錄

這並不是歷史上所有的喪屍襲擊的清單,這個簡單的年代記僅僅包含了那些信息被記錄的,有人生還的,以及被作者從他的書籍中公佈的襲擊事件。

而那些源自口耳相傳的事件則難以取得,很多時候,這些故事因戰爭、奴役、自然災害,或僅僅是國際性現代化的墮落引起的社會斷代而泯滅,誰知道有多少故事,多少生死攸關的信息——說不定甚至還有治療手段——在這數百年裡丟失了。

即便是像我們這樣的信息自由的社會,也只有一小部分爆發會被報導。

這是因為,有些時候,某些政治機構或宗教團體打算讓所有關於喪屍的信息成為永遠的秘密,而對喪屍爆發的無知同樣也有所影響,那些懷疑其真實性又恐懼其可信性的人,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會截留這些信息,以下列出的記載雖然簡短,卻都有完備的檔案記錄。

注意:以下事件按其發生的年月日次序列出,而非發現的時間。

1

公元前60000,KATANDA,中非最新的考古探索發現了一處位於UpperSemliki河沿岸,包含有13據人類頭骨的洞穴。全部都被碾碎了。在它們旁邊是一大堆化石化的灰燼。

實驗室中的分析表明,那些灰燼是這13人的其餘部分。在洞穴的石壁上有著人類輪廓的繪畫,擺出一種危險的姿態,雙眼則呈現出一種邪惡的凝視。而在其嘴裡則是另一個人類的身體。這一發現並未被視為一次真實的喪屍事件。

一種理論認為碾碎的頭骨和焚燒的身體是一種處置食屍鬼的手段,而洞穴壁畫則寓意警告。其他人則要求更多的確切證據,比方說Solanum的化石殘跡。結論依然懸而未決。

如果Katanda事件的真實性得以確認,這便又產生了一個新的問題,為什麼這第一次事件和之後的第二次相距如此之久?

2

公元前3000,HIERACONPOLIS,埃及1892年一次由英國人主導的發掘打開了一處沒有任何特徵的墳墓。

沒有任何線索能表明安葬其中的人為何,或是任何有關此人的社會地位怎樣。屍體在一處打開的地穴外被發現,捲曲在角落中且只有部分的腐爛。上千的抓痕散佈在墳墓的每一處表面,就好像這具屍體曾試圖挖出一條路出去一樣。

法醫的檢測表示這些抓痕是在數年裡由同一個體所造成的!屍體的右半身有幾處咬痕。且齒形屬於人類。一次全面的屍檢顯示這具屍體那乾燥的,部分腐爛的大腦不僅跟那些被Solanum感染的個體相同(前額葉徹底的消失無踪),而且還含有一些病毒特有的微量元素。

爭論現在集中於,古埃及醫師都會移除他們的木乃伊的大腦組織,那麼這一事例究竟是怎麼回事?

3

公元前500,非洲在他那探索和殖民這片大陸西海岸的航程中,HannoofCarthage,最著名的西方文明的航海家之一,在他的航海日記中這樣寫道:在岸上的一片廣袤叢林中,綠色的山巒將其峰頂隱藏在雲中,我派出了一隻搜索隊深入陸地以尋找淡水……我們的占卜者對這次行動提出了質疑。在他們眼裡這是一片被詛咒的陸地,屬於那些為神明所拋棄的惡魔。

我漠視了他們的警告並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派出了35人,只有7人返回……生還者嗚咽的陳述中描述了一種叢林裡的怪物。那些“人”有著蛇的牙齒,豹的爪子,而且​​眼睛裡燃燒著地獄的火焰。青銅的刀劍劈入它們的肉體卻不會有血流出。它們以水手們的軀體為食,他們的哀號隨風而逝……

我們的占卜者警告那些受傷的倖存者,聲稱他們將帶給任何所觸之物以痛苦……我們催促我們的船盡快起航,將那些可憐的靈魂拋棄在人身野獸統治的叢林中。願上帝寬恕我……正如大部分讀者所知的,Hanno的許多成果一直都為歷史學家們所爭議不休。

另一方面Hanno還描述他面對的是一種他稱之為“大猩猩”的大型類猿生物(真正的大猩猩從來沒有生活在大陸那一地區),由此我們可以推斷,這一事件可能其實是他,以及他之後的歷史學家們的想像的產物。即便是這樣,在忽略掉有關蛇牙,豹爪,以及燃燒的眼睛這樣顯而易見的誇張之後,Hanno的描述的確非常類似於活死人。

4

公元前329,阿富汗蘇阿戰爭期間,一隻蘇聯特種部隊拜訪了一座由傳奇征服者亞歷山大大帝所豎立的無名紀念碑。在距紀念碑5英里遠之處,一個戰鬥單位發現了一處據信是古希臘兵營的古老遺跡。在其他的史前古器物之中,有一個小青銅瓶。

其上鑲嵌的圖案顯示:(1)一個人咬另一個人;(2)受害人躺倒至臨終,(3)受害人再次起身;然後繼續(1)咬另一個人。這個瓶子的圓周形態,以及這些圖片本身,都能證明一場不死者爆發,不管它是為亞歷山大本人所目擊,還是源自一名當地部族人士的講述。

5

公元前212,中國秦朝時,所有內容不涉及時間勞作的書籍,例如農業或建築學,都被皇帝視為“危險思想”而被盡數下令燒毀。

無疑那些被投入火焰中的有關喪屍襲擊的檔案將永不可知。這一保存在一位被處死的中國學者的住宅牆內的,殘破不清的醫學手稿,或許是那些襲擊的一份例證:

處理EternalWakingNightmare的唯一有效手段,是用火焰徹底地燒至碎散。患者必須在身體被完全束縛住,嘴被塞滿稻草的情況下才可以確保安全。所有肢體和器官必須被除去,並避免與其發生任何​​體液上的接觸。每一部分都必須被燒成灰燼,然後往至少12個方向分開。這種不治之症沒有任何其他應對方法……對人肉的渴望,不可抑制……如果同時遭遇多名犧牲者,加以控制將不可做到,必須直接予以斬首……

少林鏟是達成這一目的最迅速的手段。其中並沒有提及”EternalWakingNightmare“的犧牲者是不死真的死了。只有那對活人血肉的不懈渴望,以及唯一可行的”治療手段”能夠暗示古代中國的喪屍活動。

6

公元121,FANUMCOCIDI,CALEDONIA(現蘇格蘭)儘管這起爆發的來源不明,整個過程倒是有完備的記錄。當地的蠻人酋長,相信不死者只不過是單純的精神病而已,於是他率領了3,000名戰士去“結束這場瘋子的起義。”

結果:超過600名戰士被吃掉,其餘受傷的則最後轉變成了喪屍。一位名叫SextusSemproniosTubero,當時正在經過那片土地的的古羅馬商人,目擊了這場戰鬥。

儘管並不能確鑿無疑地描述清楚活死人,Tubero還是敏銳地意識到,只有被斬了首的喪屍,才不會構成威脅。在以毫釐之差保住性命之後,Tnbero將他的發現報告給了MarcusLuciusTerentius,RomanBritannia最接近事發地的守備部隊指揮官。

不到一天之後,聚集的喪屍已達9,000之多。追隨著逃亡者的腳步,這些食屍鬼繼續往南移動,堅定不移地向古羅馬軍隊的位置前進。Terentius只有一個大隊(480人)的部下。而援軍尚有3個星期的路程。

Terentiusfirst首先下令挖掘兩道7英尺深,向內逐漸收縮,到最後接通為一道筆直的,近英里長的溝渠。最後的結果就像是一個向北方張開的漏斗。每條溝渠的底部都倒滿了瀝青液(即原油:在Britannia常被作為一種持久的燃料)。

在喪屍接近之時,原油被點燃。所有掉進溝渠的食屍鬼被深陷在其中直到燒成灰燼。剩餘的則被士兵們用外力推進溝渠,只剩下不到300個喪屍還在並肩前行。

Terentius命令他的士兵拔出短劍,舉高盾牌,然後向敵人前進。在一場歷時9個小時的戰鬥之後,所有喪屍的頭顱都被斬下,那些依舊試圖咬住什麼的頭顱則被滾進溝渠加以焚燒。

古羅馬軍團的傷亡為150名死亡,無人負傷(士兵們殺死了所有被咬傷的戰友),這起爆發的後果不僅立刻出現,而且在歷史影響上相當重要。Hadrian皇帝下令將所有與這起爆發有關的信息編輯成一部綜合文獻。這一指南不光詳細描繪了喪屍的行為模式,還包含了有效處置的方法與手段,它為“處置大量人口不可避免的恐慌”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助益。

這一文檔的拷貝,稱為”軍隊命令XXXVII”,被下發給帝國的每一隻軍團。因為這個原因,古羅馬統治下的領土中發生的爆發再也不曾發展到臨界數量,也因此不再有詳細的報告。

據信正是這起爆發促成了”Hadrian之牆”的修築,這是一座有效地將北蘇格蘭與島嶼的其他部分隔絕開的防禦工事群。這是一起等級3爆發的教科書式的範例,同時也是有記載的事例中規模最大的。

7

公元140-41,THAMUGADI,努米底亞(現阿爾及利亞)古羅馬帝國在當地的行政長官,LuciusValeriusStrabo記錄了6次發生在沙漠游牧部落中的爆發。所有這些爆發都被從InAugusta軍團基地前往的兩個大隊所撲滅。

處置的喪屍總數:134,古羅馬軍隊傷亡:5。

除了官方報告,一名隨軍工程師的私人日記揭露了一些深層次的發現:當地一戶家庭被困在自家住宅內至少12天,期間那些兇殘的生物徒勞又不懈地抓撓刮擦著他們家的門窗。在我們的士兵將這一家人救出來後,他們看上去已近乎癲狂。

由此我們可以了解,這種生物日復一日,夜復一夜永無終結的哀嚎,已證明是一種殘忍的折磨。這是人們第一次認識到喪屍襲擊所能造成的心理傷害。全部6次事件,依據它們發生的年代次序,使我們能夠確認,一或更多在一次事件中“生還”足夠久的喪屍可以再次引發一場事件。

8

公元156,CASTRAREGINA,GERMANIA(現德國南部)一起由17個喪屍發動的襲擊,其中包括一名被感染的德高望重的牧師。古羅馬軍隊指揮官認出了新轉化喪屍的特徵,遂下令他的士兵消滅這位曾經的聖人。當地的市民因此被激怒,繼而發生了一起暴亂。

處置的喪屍總數:10,包括那位聖人。古羅馬軍隊傷亡:17,全是在暴亂中喪生。

古羅馬軍隊鎮壓下的平民死傷:198.公元177,TOLOSA旁的無名殖民地,AQUITANIA(現法國西南部)一份私人信件,由一名巡遊商人寫給他在Capua的兄弟,描述了這些攻擊者:他自樹叢間而來,他的身體散發著惡臭。他灰暗的皮膚滿是不會流血的傷口。轉而注視著尖叫的孩童,他的身體似乎因興奮而顫抖。

他的頭轉向她的位置;他的嘴裡發出可怕的嚎叫……Darius,曾經的軍團老兵,衝了上去……將恐懼的母親撞到一旁,他用手臂抓住孩童,然後將短劍揮向一旁:那生物的頭顱掉落在腳旁,然後在他軀體裡剩餘的血液流淌出來之前滾下山破……Darius堅持要在將那具屍體投入火堆中時用皮革將其包住… …那依舊繼續著令人厭惡的咬噬動作頭顱,之後也被餵給了火焰。

這一文章顯示出典型的古羅馬人對於活死人的看法:沒有恐懼,沒有迷信,只不過是另一個需要專門措施加以處置的問題而已。這也是古羅馬帝國時代期間最後的襲擊記錄。在這之後發生的爆發,既沒有如此有效的戰鬥,也沒有如此清晰的記錄。

9

公元700,FRISlA(現荷蘭北部)儘管從阿姆斯特丹Rijks博物館拱頂上發現的一幅繪畫的物理跡象顯示,這起事件似乎是發生在公元700年左右。

對顏料物質的分析方才將時間確切修正為以上的結果。整幅圖畫展現出一大隊全副盔甲的騎士,向著一大群有著灰色皮膚,箭傷及其他傷口佈滿其身軀,還有血液從他們口中滴下的人發起進攻。在雙方在構圖中相互衝撞的地方,騎士們揮下他們的劍鋒斬下敵人的首級。可以看見三個“喪屍”位於圖畫的右手邊角蹲伏在一名倒下的騎士身旁。

他身上的盔甲被脫下了一些,一條胳膊被從他的軀幹上扯下。喪屍們則以暴露出的血肉為食。由於整幅繪畫沒有署名,沒有人知道它是在哪裡繪就或它是怎樣被豎立在博物館中。公元850,薩克森不明省份(現德國北部)BearntKuntzel,一位前往羅馬朝拜的修道士,在他的私人日記裡記錄下了這起事件。一個喪屍在黑林山地區四處徘徊,咬傷並感染了一名當地的農夫,這位受害人在死亡數小時後喪屍化,隨即撲向了他的家人。

由此開始,爆發逐漸蔓延到整個村莊。幸得生還者逃進了領主的城堡,卻並沒意識到他們中有人已被咬傷。隨著爆發進一步擴散,鄰近的村落也被捲入了其中。當地的牧師相信不死者,是因被惡魔的邪魂感染而變成,而聖水和聖禱語可以驅逐惡魔的邪魂。這場“神聖任務”隨著一場屠殺而終結,整個地區教會全部的成員不是被吃掉就是變成了活死人。不顧一切地,附近的領主和騎士聯合起來要“用烈焰精華滋生的邪惡”.這一暴虐的的力量燒毀了50英里半徑的範圍內所有的村落和喪屍。

不僅那些被感染的人類未能在屠殺中生還。當地領主的城堡重,居住於此的民眾被和不死者困在一起,並在之後轉變成超過200個被囚禁的食屍鬼。由於居民們鎖住了城門,並且在死前拉起了吊橋,騎士們無法進入其中加以淨化。結果,城堡之後被公告稱為“惡鬼出沒”達十年之久,從旁經過的人們都可以聽到仍在裡面的喪屍的哀嚎。

根據Kuntzel的記錄,可數清的喪屍數目為573,還有超過900個人被吃掉。在他的描述中,Kuntzel還提到了一次大規模的針對周邊猶太村落的報復行動,他們“信仰”的缺乏被視為爆發的成因。Kuntzel的筆記在梵蒂岡的檔案庫中得以保全直到於1973年被發現。

10

公元1073,耶路撒冷IbrahimObeidallah博士,喪屍生理學研究最為重要的的先鋒之一,他的故事既代表著一次偉大的進步,同時也是科學手段了解不死者的一次悲慘退步。不明的起因在Jaffa,巴勒斯坦外緣的一座城市,引發了一場15個喪屍的爆發。當地民團依據古羅馬“軍隊命令XXXVII”的譯本,成功以最小的傷亡消除了這一威脅。

一名剛剛被咬傷的女性接受了Obeidallah,一位卓越的醫師和生物學家的照料。儘管“軍隊命令XXXVII”要求儘速將被咬傷的人斬首並徹底焚燒,Obeidallah設法通過說服(或通過賄賂)以使民兵同意他研究這一死去的女性。最後談判的結果是允許他將屍體以及所有的裝備,全部移至城市裡的監獄。

就在一座囚室內,在執法者警惕的目光下,他開始觀察那名被束縛住的受害者直到她斷氣——然後繼續研究直到其喪屍化。他在被束縛住的食屍鬼身上進行了諸多的實驗。發現所有用於支持生命的身體機能都已不再運轉,Obeidallah以科學方法證實它身體上已經死去,至少在機能上。

他行徑整個中東,從其他可能的爆發裡尋覓信息。Obeidallah的研究文檔記錄了喪屍全部的生理信息。他的記錄包括對神經系統,消化系統,甚至不同環境下腐爛速率的報告。整個研究同時還包含對活死人行為模式的徹底研究,這一系列成果如果確實想必非同一般。

諷刺的是,在基督教騎士攻破耶路撒冷的1099年,這位奇人被當作惡魔崇拜者被處死,幾乎全部的研究成果都被破壞。殘餘的斷章在之後的幾百年裡被保存在巴格達,據傳只有原稿的一小部分依舊留存。

另一方面,Obeidallah自己的故事,以及他的實驗的詳細資料,在十字軍的屠殺中為他的傳記作者所保全(一位曾經是他同僚的猶太歷史學家).這名男人逃到了波斯,在那裡這些成果得以拷貝,出版,並且在中東不同的領域得到適度的成功。拷貝之一現在被保存在特拉維夫的國家檔案館。

11

公元1253,FISKURHOFN,格陵蘭遵循著日耳曼人勘探四方的偉大傳統,GunnbjornLundergaart,一位冰島的酋長,組建了一隊殖民者前往一處孤立的海灣口。響應他並加入隊伍的人有153人。Lundergaart在一個冬季過後回到了冰島,推測是去採購物資和召集新的殖民者。

5年後,Lundergaart回到了殖民地,卻只發現化作廢墟的營地以及僅僅一打的頭顱,骨頭上的肉被徹底地除去。之後他遭遇了3個“人”,2個女人1個孩子。它們的皮膚是一種斑駁的灰色,而且身體上多處有骨頭穿出皮肉。傷痕清晰可見,但卻看不到絲毫的血流。

一被看見,那些傢伙便轉而靠近Lundergaart的隊伍。沒有任何語言上的回應,他們向維金人發動攻擊,且很快便被碎屍萬段。

古挪威人相信整個探險隊遭到了詛咒,下令燒毀全部屍體和廢棄的建築。由於他自己的家人也包括在那些骷髏之中,Lundergaart命令他的手下也將他自己殺死,肢解他的屍體,然後全部投入火焰。

為Lundergaart的隊伍所傳開的”Fiskurhofn傳說”傳到了愛爾蘭僧侶耳中,並在被記錄下後保存在冰島,雷克雅未克的國家檔案館中。

不只是因為這是古代北歐文明最精確的喪屍襲擊記錄,它或許也能解釋,為什麼所有位於格陵蘭的維金殖民地,都在十四世紀全部神秘地消失無踪。公元1281,中國威尼斯探險家馬可波羅在他的遊記中寫道,在一次訪問Xanadu的避暑行宮的時候,KublaiKhan展示了一個保存在一玻璃罐透明含酒精液體(波羅形容這種液體為“有著酒的味道但清澈而刺鼻”)中的,被砍下的喪屍頭顱。這個頭顱,據大漢所說,是為他的祖父Genghis從他向西方的征服中返回時所取得。

波羅寫道,那個頭顱知道他的存在。它甚至用它那幾近腐爛的眼睛看著他們。當他伸出手去碰觸它時,頭顱咬向他的手指。大汗懲罰了他愚蠢的,並且敘述到曾經有一名低級宮廷官員曾經做了同樣的事,然後被那頭顱所咬傷。那名官員之後“看似死亡但幾天后再次起身並襲擊他的僕人。”

波羅聲稱那個頭在他身在中國期間持續“活著”.沒人知道這一遺物的命運。在波羅從亞洲返回之後,他的故事為天主教廷所查禁,因而沒有在他歷險記的正式出版物中出現。

歷史學家的理論認為,既然蒙古人曾經抵達過巴格達,這個頭顱有可能是IbrahimObeidallah的試驗樣本之一,這一頭顱或許可以稱之為被保存得最好,最久的“活著的”喪屍標本的遺物。

12

公元1523,OAXACA,墨西哥當地傳說著能夠令靈魂黑化(Dark,這個當名詞解我實在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了OTL)的疾病,可以導致對同胞的鮮血的飢渴。

這瘟疫令男人,女人,甚至孩童的血肉變成灰色,腐敗且帶有不潔的氣味。一旦黑化,便無可治愈,必然死亡,而且身體因此能夠抵抗一切人類的武器,只有火焰可以將其摧毀我相信這是一場異教徒帶來的災難,由於,他們不信奉我主耶穌基督,這種疾病不可治愈。既然我們已經以”他”的光明和愛為他們祈,我們必須努力搜尋這些黑化的魂靈,並且盡天堂的聖力淨化它們。

這篇最近在聖多明各(多米尼加首都)發現的文字,據推測,是FatherEstebanNegron在原稿的基礎上加以修改得來的。他是一位西班牙牧師,同時也是BartolomedelasCasas的學生。其意圖在於混淆原稿的真實性。有人相信這是梵蒂岡教廷下達的查禁所有此類之主題信息的命令使然。也有人認為這是一起和“希特勒日記”相似的純粹欺騙。

13

公元1554,南美洲一支由DonRafaelCordoza指揮的西班牙探險隊,深入亞馬遜叢林以期尋找傳說中的黃金國埃爾多拉多(ElDorado,理想中的黃金國,傳說中的寶山).圖皮人嚮導警告他不要進入一處被稱為“永眠之谷”的地區。他們警告說,在那裡,他將會發現一種生物,它們哀嚎如風,飢渴嗜血。圖皮人還說,很多人進入了這座山谷,卻無一返回。

絕大部分的征服者都為這警告所恐懼,然後要求返回海岸。而Cordoza則認為圖皮人虛構了這個故事,以便隱藏黃金國的存在,於是他逼迫他的探險隊繼續前行。天黑之後,營地遭到了數打活死人的襲擊。那晚上發生了什麼依舊是個謎。

SunVaronica,運送Cordoza由南美前往聖多明各的客輪的旅客名單,顯示他是抵達海灘的唯一倖存者。他究竟是戰鬥到了最後,還是僅僅拋棄了他的手下,沒有人知道確切答案。

一年之後,Cordoza來到了西班牙,他在這裡寫下整場襲擊的經過,然後同時交給了馬德里皇室及羅馬宗教法庭。他因為浪費皇室的財產,以及向梵蒂岡述說褻瀆神明的話語而獲罪,這位西班牙征服者被奪去了頭銜之後死於淒慘的貧窮。他的故事是這一時期西班牙歷史中許多相關文檔的片段的集合。沒有任何原始資料被發現。

14

公元1579,太平洋中部在他環繞世界的航海過程中,法蘭西斯·德瑞克,這位在後來成為國家英雄的海盜,在一座無名小島錨泊以補充淡水和食品等物資。當地居民警告他不要前往一處小的,不遠處的珊瑚礁島嶼,因為那裡被“亡者之神”所佔據。根據當地的傳統,凡是死者和晚期病人都會被置於那座小島上,在那裡神會將他們帶走,無論身體還是靈魂,從而得享永生。

德雷克對這個傳說著迷,打算前去調查。通過在離岸的船上觀察,hewatchedasanativeshoreparty將死者的屍體放置在島嶼的海灘上。在幾聲螺號響起後,當地人退到了海上。又過了一會兒,幾個類人物事交錯地步出了叢林。德雷克看著它們以屍體為食,然後無精打采地離開了視野。讓他驚愕的是,被吃到一半的屍體站了起來並蹣跚地跟在之後。

德雷克在他的一生中從未向任何人提起過這一事件。而這一事件的記載直到他死後,才從他藏匿的一本航海日記中被發現。這本航海日記,在一位又一位收藏家手中流傳,最後來到了現代皇家海軍之父——傑基·費舍爾海軍元帥的圖書館中。

1907年,費舍爾做了幾本它的拷貝並作為聖誕禮物送給幾位朋友。德雷克將這座島嶼稱為“該死的島”,出人意料的合適之至。

Previous Post

金字塔真的是埃及人建造的嗎

Next Post

幽靈列車未解之謎:俄羅斯果戈里幽靈火車是真的嗎?

Related Posts